草莓app在哪里可以下载安装

“凡人,打开,继续打开这个门,就利用刚才那股力量,从你那边打开,应该很简单!我,将会赐予你无尽的力量,永生不死的不朽。”

那种直达灵魂深处的声音,下意识的就让徐越有一种遵从他的想法。

几乎犹如本能一般,直接将寒冰神国的力量与空间宝石相互融合。

汇聚整个能量宇宙的一界之力运用而起。

整个人身上也被动的化作了六道形态。

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六道形态!

十二颗求道玉犹如每一颗都内含世界,盘旋在身后,那漆黑的求道玉似乎都能直达另一个世界。

蕴含的力量之恐怖,好似轻易就能够将空间震碎。

求道玉不断螺旋融合,在徐越手中形成了一把金色的光刃,无尽的压缩之下,犹如形成了实体之剑一般,隐约看上去好似完全由宝石构成的华丽。

随后便是用这夹杂着世界之力的一剑,直劈那裂痕之去。

不,应该是直劈那扒着裂痕的手掌而去!

一剑挥出,附近的时空都好似完全被搅乱。

忧郁的有点可怜

天空日夜颠倒,斗转星移。

滋~

犹如刀切牛皮一般的破败感出现,四周已一片寂静无声,只能见到混乱的时空之下,那巍然不动的爪子在这一剑之下被一分为二。

随后剑中蕴含的恐怖力量,瞬间朝着那裂口向里面喷涌而出。

直接传来了一声犹如能够直接泯灭灵魂的暴怒一吼

“该死!我记住你的灵魂气息了,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会抓到你的灵魂,让你受到永世的折磨!……”

无尽的诅咒和咆哮回荡,随后那被撕裂的空间便是愈合了起来。

残留的一丝没有轰入其中的余波荡漾,一道裂痕瞬间出现在了大地之上,并且无穷无尽的向着远方蔓延……

数股恐怖的意志骤然降临,横扫四方,互相之间也进行了碰撞与交流,不过都没有发现始作俑者的踪迹……

……

金色的沙滩之上,几道人影在细沙之上留下了一排长长的脚印,坚定的朝着前方行去。

“大哥,情报可靠吗?这个空间虽然已经出现的时间不算短了,但听说开发程度都还和原始空间一样。”

其中一位背着巨大双手斧的魁梧身影,对旁边一位身穿魔法长袍的英俊人影问到。

而被他问到的那英俊大哥,对于小弟的询问也是不以为意,一脸的淡漠之色

“这就是我是大哥,而你是小弟的原因,这个空间的情报很稀有,我不也带着你们都成功转职了?放心,我们小胳膊小腿只关注一些小情报,是不会受到太大的干扰的。”

英俊男子一边说完,也一边从怀里取出了一份标注清晰的羊皮地图,而后指向了地图上的海边

“我们现在大概就在这个位置,再向前走一会儿,就能够到达目的地了,那里有一个弱小的鱼人栖息地,里面的最强者也就是中级祭司的程度,最多与我相当,而其他的鱼人都不足为虑。”

一边伸手在地图上滑动着,这位英俊男子脸上也充满了一种自信之色。

“而只要能够剿灭这个鱼人小部落,它们的收藏品便全会成为我们的所有物,而里面可能会有金珍珠这种稀有的施法材料……”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前方,一道巨大的虚无剑影便是一闪而过,瞬间不见了踪影。

让唯一看到了那剑影的队长法师都一时间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但紧随其后,大地便出现了一阵震动!

随即,前方印入眼帘,沙滩之上的巍峨断崖,便是突然开裂,瞬息间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峡谷。

天空的云层以及海面,都顺应着这峡谷裂开的方向一分为二!

云层被剪断向两边驱散,万里无云!

海面被分割向深海蔓延,切面犹如断崖!

随后巨大的海浪,便是遮天蔽日的朝着几人的方向喷涌而来。

“大哥,你有这个的情报吗?”

看着那将太阳都遮掩的巨浪掀来,魁梧小弟满脸都是木然之色。

而旁边的大哥也是自信一笑。

果然,这个任务空间就是个巨坑!

……

卡拉赞

麦迪文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刚刚是谁在召唤自己的副官,不过召唤失败了?

那股残留的波动很有意思,有点类似于新生泰坦,但又夹杂着一些什么其他的东西。

虽然有些可惜召唤失败了,不过等到自己的计划完成也就差不多了……

随后他便是再次闭目,准备沟通古尔丹的意志起来……

……

“诺兹多姆又联系不上,不然他应该能够清楚发生了什么的。”

“他就算看到了通常也不会说什么的。”

“不过这次不一样,有青铜龙说过这并不是正常现象。”

“其他青铜龙看不到吗?”

“是说当时附近有强烈的时空干扰,而且当时还残留了恶魔气息,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又有大事要发生了……”

……

奥特兰克王国,普瑞斯托领……

“真是有趣的力量。”

一直都尽量保持着贵族姿态的普瑞斯托领主,一时间散溢出了一丝暴虐的气息。

让旁边一位身材妖娆火辣的美丽女士都不由心头一颤。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普瑞斯托领主的女儿,同时她还有着另外一个更加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字,奥妮克希亚!

现在她的人类身份还并没有暴露在外界眼里,准备等待着更好的时机。

而她旁边的这位领主大人,自然也就是她的父亲,原守护五龙王之一的大地守护者,黑龙王,现在的死亡之翼,耐萨里奥!

就算是身为他女儿的奥妮克希亚,同他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战战兢兢。

自从父亲的性格大变之后,就算自己和哥哥也完全看不懂父亲的想法了。

“我准备去外面游历一番,这里的事就暂时交给你了,不要给我搞砸了。”

似乎是沉思了片刻后,这位普瑞斯托领主便是做出了出门远行的决定……

……

达拉然,徐越的房间之内,正靠着墙壁不断大口喘气的徐越,也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而现在他才来得及看空间提示,奇怪了,空间怎么莫名其妙扣了自己6个b级剧情点。

呃,怎么打到轮回者了。

虽然现在b级剧情点什么的对徐越也无所谓了,但他本身等级也依然还是属于资深轮回者的范畴,对其他资深轮回者而言b级剧情点已经是相当肉疼的代价了。

这应该是合作模式之下的保护了,不允许轮回者互相之间的厮杀,不单单没有奖励,而且还会有惩罚……

不过算了,虽然自己也不喜欢出现无意义的损失,但这一次自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波及范围了。

刚刚那样来一发,真的是有点脚发软。

将两次在冥想室里鼓捣融合出来的东西,完全的发挥了出来。

多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刺激场面了。

逐渐将呼吸平复下来之后,徐越也捋顺了体内糟乱的波动。

还好,达拉然的结界本身最大的功效之一就是隐瞒波动。

也还好自己作为达拉然的大法师是能够有权限直接传送访问的。

在仅仅残留些许波动之后,自己一边尽量的进行收敛,一边第一时间来到这里,也是很机智的选择了。

之前那一剑之下,时空都被扰乱了,青铜龙也不见得可以察觉到自己吧……

只是这边徐越的想法刚刚结束,便是满脸木然的看到了一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血精灵。

嗯,毫无疑问,现在的血精灵就算是他们当中的最强者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做到这一点,眼前这一位显然不是血精灵。

而是化身成为了血精灵的某个恐怖存在。

如果没猜错的话……

“你好,凡人,吾名诺兹多姆,时光的守护者。”

好吧,就是这货没跑了……

现在你不是应该要遇到麻烦了的么,永恒龙族死哪去啦。

怎么还能让这家伙到处晃荡,青铜龙果然是无处不在么……

自己那一剑下去明明出现了如此干扰,竟然也没能瞒过这家伙的眼睛。

不过此时对方出现在了这里,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恶意。

眼中看向自己也是以审视和好奇居多。

“很奇怪,我看不到你身上的命运痕迹,你似乎不属于这里,但你偏偏又进行了这样的干扰,不应该的……”

青铜龙王的语调很平淡,但徐越却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了。

轮回空间是吊炸天,强行将自己等人插入都不会引起丝毫波澜,但自己的行动可没有空间擦屁股的能力。

虽然现在这位龙王看上去是比较好交流的样子,但为了维护时光河流的正常,天晓得他会不会想要和谐自己。

被这家伙盯上,甩都很难甩开,比其他几位要麻烦多了。

特别是自己刚刚给不知道谁来了一发大的,消耗也不小的情况下更是头疼。

武力自保好像是有点行不通了。

既然如此……

“看不到才是正常的,毕竟你的能力也是得自于至高之父。”

“而我,便是得到了至高之父的指引……”

徐越满脸镇定,用一种肯定的口吻说到。

让眼前原本只是好奇打量的青铜龙王,瞬间便是脸色严肃了起来……

————

两更完毕~

七百零四章 伪装

“你好,外来者。”

完全与心灵相连的声音响起,整个声音都透露出了一股神圣的净化感,好似能洗涤一切负面情绪一般。

不过这心灵之声却是带着一股子隐约的虚弱。

随后一道若隐若现的‘七巧板’便是浮现在了天道徐越的面前。

纳鲁!

可以看做由圣光构成的能量生物,有意识的能量体。

人类牧师们感应圣光所率先接触到的就是他们,所以可以发现人类教堂的玻璃都是类似于纳鲁的形态拼凑而成。

而他们也立志于集结一切愿意反抗燃烧军团的力量,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与萨格拉斯两位副手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同属于艾瑞尔人的德莱尼们,就是眼前这位纳鲁和他的同伴帮助逃亡出来的。

只是在飞船沃舒古坠落之后,两位纳鲁一位当场死亡被埋葬于奥金顿,一位就是眼前这位克乌雷重伤无法离开飞船范围。

同时因为克乌雷的重伤,体内的圣光能量不断的外泄,也影响到了兽人们先祖的灵魂,从而逐渐汇聚到了他的身边,这里也成为了兽人的圣地。

“你好,圣光的化身,纳鲁。”

天道徐越也同样对克乌雷欠了欠身。

“等到他们的祭拜过后,我会将你引导出去的,不过现在你却是不方便露面。”

纳鲁天生就带着圣母心态,哪怕徐越是突然闯入的,他都并没有询问丝毫原因,第一的反应竟然是想着如何将人安全的送出去。

“噢,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是有办法出去的,这次我特地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和德莱尼,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对抗天灾军团。”

天道徐越也直接说出了可以说最能引起纳鲁兴趣的答案。

克乌雷显然没有想到,这突然从空间乱流中掉落下来的人影,竟然是特地过来找自己的?

真不知道是怎么找过来的……

不过还未等到克乌雷有什么反应,天道徐越身上便冒出了浓郁的圣光波动,纯粹而浩瀚。

这一下便是立刻获得了克乌雷的信任。

“是通过我的其他族人得知的最后地点吗?”

“没错,我来自艾泽拉斯,那片世界拥有着最具潜力的星魂,所以一直都受到了燃烧军团的惦记,而不久之后,将会有一场灾难席卷整个德拉诺和艾泽拉斯……”

……

说服克乌雷的行动很简单,靠着剧本模式完全了解着纳鲁的性格,又对未来的信息有着大体的把握,加上本身感应到的圣光,这位纳鲁已经准备全力的协助徐越了。

只是,他受伤太重,本身的圣光能量都在不断的飘散着,甚至都无法离开飞船沃舒古的保护。

“我将我的赐福给你,到时候你去找维伦,他会相信你的,最近兽人诸多氏族已经统一了,并且开始发起了针对德莱尼的战争,他们也并不好过……”

基尔加丹诱惑了影月氏族的大萨满耐奥祖,而耐奥祖现在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事情也已经太迟了,他的弟子古尔丹也已经接替了他的地位,将兽人统一成了部落。

由黑石氏族的族长黑手担任了第一任的大酋长,但部落的最高权力却在古尔丹以及他所控制的术士影子议会掌控之下。

并且因为邪能的影响,兽人的先祖们已经不再回应兽人一族的祈祷。

“其实,我觉得你这个状态应该还有机会治疗一下。”

在得到了纳鲁的赐福之后,天道徐越看着眼前的克乌雷,似乎是犹豫了什么。

“不会的,我们纳鲁是很特别的一种生物,轻易都不会受伤,但一旦受伤特别是我这样开始宣泄圣光后是很麻烦的,如果不是靠着沃舒古锁住我圣光的流失,一旦圣光耗尽我们将会变得很可怕……”

克乌雷对徐越解释的说到,对此徐越当然也了解。

圣光与暗影其实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相依相克的。

两者的极致是相同的,也正因如此,徐越对眼前这受伤的纳鲁,才会很感兴趣!

纳鲁的圣光耗尽之后将会化作黑暗纳鲁,而继续下去又会重新点燃圣光之种……

“是这样的,因为一次实验的意外,我找到了一个通向纯能量宇宙的方法,在那里你们这种能量生物应该更加容易存活于与自我修复才是……”

“能量宇宙?”

纳鲁对于能量宇宙并不会陌生,扭曲虚空当中的暗影以及无处不在的圣光都能够看作是重合的能量宇宙产物。

只是现在他已经无力回归圣光的海洋进行自我修复了,他的飞船沃舒古已经损坏了。

“解释起来有点说不清,那不如让你亲自感受一下。”

天道徐越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在魔法的辅助下布置飞雷神结界起来。

随后一道通向纯粹寒冰世界的大门,便是向克乌雷打了开来……

“的确是的,好像是一个新生世界,除了寒冰之外里面似乎还有一些其他的气息。”

作为纯能量生物,纳鲁对于世界的气息也是很敏感的,哪怕就是在结界门口也感应到了什么。

“那对你有用么。”

“真是遗憾,这里是寒冰的世界,我来到这里也无法……”

只是可惜,克乌雷的话都还没说完,眼前的结界就将虚弱的他完全包裹了进去……

纳鲁可是能够重新点燃太阳井的东西,眼前这一只受伤的纳鲁控制得当,在圣光与暗影之间不断的切换都是可以的,自己本身就能够感应到圣光与暗影,纳鲁只是一个借力的载体……

……

兽人们的祭拜已经完成,将沃舒古清理干净了之后,徐越便也找到了离开的机会。

现在德拉诺大部分区域都已经被兽人占领,原本与他们相安无事和平生存的德莱尼已经被不断的屠杀驱赶,现在唯独还有沙塔斯与卡拉波神庙还在苦苦支撑。

但想来也支撑不了太久了。

兽人部落已经统一,深渊领主之血也很快就要喂给他们了。

得到了那恶魔之血的加成之后,本来就占据劣势的德莱尼们,恐怕顷刻间就会被摧毁。

不过德莱尼的情况如何和自己无关,先知维伦太过神秘了,自己现在也并不是很想要招惹他。

随着沙塔斯沦陷,德莱尼们会自己退到深山沼泽隐蔽起来,无需太过关注。

眼前对艾泽拉斯影响最大的,还是兽人部落。

纳鲁既然已经到手了,那兽人部落显然是要想办法混入进去的。

变身术之类的手段,面对精神力高超的个体还是比较难瞒过去,消写颜之术对于体型方面又没有太好的办法。

所以,轻微的改装还是很有必要的。

呃,现在兽人的皮肤大多数还是棕色的,只有少数术士以及附近的兽人因为邪能的关系变成了绿色,但当兽人们喝下恶魔之血后,绿皮什么的也就正常了。

(本书设定暗影与邪能是两种不同的能量,一般的术士掌握的是暗影,燃烧军团的恶魔是掌握邪能,少数强大的比如古尔丹是同时掌握暗影与邪能,可以将邪能当做是萨格拉斯搞出来的升级版。)

其他颜色的我还真比较难搞,但搞个绿皮颜色,再搞个兽人身躯倒也不是多大的难事。

是,本体因为完美仙人体的关系,还不太方便使用这股力量,但天道徐越什么的用起来,就完全没啥负担了。

哪怕以后变畸形了不方便使用,也大不了更换一个容器……

随后,一根注射器便是出现在了天道徐越手里。

绿巨人的原装血浆,自己还是有不少的,把握好量的话,制造个兽人体型难度不大,再配合消写颜之术,一个完美的正版兽人便诞生了……

————

两更完毕……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